《红楼梦》|不懂甄士隐就不懂宝玉,不懂宝玉,也无法读懂红楼

第一重含义:以真写假,以假写真,体现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的社会现实

还有比这更让人向往的吗?

是的,在走下坡路之前,甄士隐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废物。

因此,“君子之道,费而隐”的目的是“用其中于民”,这也就是读书的终极目的:经世济民。

所以,作者说甄士隐是“神仙一流人品”,过着神仙般的生活,只与诗书为伴,不食人间烟火。

曹翁真妙笔也!现实社会中,确实也会有长得很像的人,但像归像,总还是会有所区别。这里用镜子来体现,则表示毫无区别,其实就是一个人,不过一个为实,一个为虚。

作为一个父亲,他无力护女,把幼女交给一个不靠谱的男仆,失踪后又唯有“昼夜啼哭,几乎不曾寻死”。

作为一家之主,家庭遭受变故时,他“不惯生理稼穑等事”,毫无生存技能,很快就败光了家业。

那么,《中庸》中的“费而隐”是什么意思?“费”确实是从花费中来,但绝不是靡费、浪费。这个“费”,可理解为无穷,无边无际,无限大,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。“隐”则与“费”相反,非常微小,微小到看不到,比如隐身、隐居等。

作为一个读圣贤书的人,他做不到能屈能伸,听不得闲言碎语,“急忿怨痛”,“竟渐渐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”。

姓名和表字相结合,才能完整地体现一个人。“甄士隐”是“真士隐”,“甄费”却是“真废”!

这就是甄士隐的“费而隐”,靡费而隐居。

这就是孔子所说的“素富贵行乎富贵,素贫贱行乎贫贱”,根据能力和所在的位置,充分发挥作用。

既然真假难辨是客观现实,读书人也很难辨别,那么如何才能掌握识真假的智慧?这是作者通过甄士隐提出的现实问题。

发布时间:01-0719:21文化达人,优质原创作者

作者用“甄士隐”这个名字,也是想要给读者这样的印象:真士隐。读书人为“士”,甄士隐确实是真读书,“真士”,而且隐居在繁华闹市,“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”。

第三重含义:学以致用,用读书所得经世济民,实现修齐治平。

因此,作者曹雪芹通过对甄士隐、贾宝玉等不作为的读书人的批判,提出了解决办法:“君子之道,费而隐”,“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”。社会的进步终究还是要靠读书人来实现,只有通过读书掌握到更多知识和技能,才能造福于民。

身居闹市红尘,却不曾沾染烟火世俗,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,这正是读书之士人所追求的,大隐隐于市,是高士的做法。

需知世间除了人祸,还有天灾,比如甄士隐的房屋被烧、田庄被毁,都属于飞来横祸,是无可预料的天灾。读书正是为了帮助我们提升应对变故的智慧,因为人生无常,谁也无法预料变故什么时候到来。

因此,作者用“真事隐”来体现他写的是自传体小说,是以曹家的真事为素材的,写的是曹家的家亡血史(贾王薛史)。

《红楼梦》| 甄士隐和贾宝玉:百无一用是书生

这是以贾(假)写甄(真),还有以甄(真)写贾(假),即以甄士隐的经历,写贾宝玉的经历,甄士隐的荣枯,即为贾宝玉的荣枯。甄士隐是短篇版的贾宝玉,贾宝玉则为长篇版的甄士隐。

为何贾雨村骗的都是读书人?这便是作者的深刻之处:读书人饱读圣贤书都无法识别真假,可见要辨真假太难。同时,作者又指出一个真相:书读得多的人,未必就一定会拥有智慧。

世上从来不缺提出问题的人,缺的只是能够给出解决办法的人。因此,我对此一直抱有疑惑,以曹雪芹在红楼中所体现出来的深刻,他不应该只停留在提出问题,一定在书中某一个地方,隐藏着他的“锦囊妙计”,就看读者愿不愿意去寻找和发现。

男人的风雅局,远比姑娘们的诗社花费多,再加上甄士隐有侠义之风,对不甚了解的贾雨村,出手就是五十两,可见平时对读书人的资助也不会少,也许其中还有些诳骗。

甄士隐也确实做到了,但他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做的:靡费而隐居。

纸上读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,读书不能只读死书,要理论结合实践,把书本知识转化为生活技能,这才是读书的意义所在。

第一回的回目名叫“甄士隐梦幻识通灵,贾雨村风尘怀闺秀”,用甄士隐和贾雨村两个人名,提醒看官,这本书的写作手法是“真事隐、假语存”,同时又用甄士隐在太虚幻境看到的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告诉读者,书中的故事有如现实社会中的真假难辨,无论是识别书中的真假,还是识别现实社会的真假,都需要智慧。

《中庸》中说:“君子之道,费而隐”,这应该就是甄士隐名字的由来:“姓甄,名费,字士隐”。他的父母希望他能通过读书,做一个懂得“费而隐”的君子。

第二重含义:当读书不明理,不能把书本知识转化为技能,就会读成废人

“真事隐”,书中隐了什么真事?这就是在人物设置上的真假两宝玉,以贾(假)宝玉的故事来写甄(真)宝玉的经历。

什么是经世济民?也就是《大学》中所说的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。

读书为明理,明理则能识人,识人就不会盲目资助贾雨村,也不会把幼女交给不靠谱的男仆。

这也说明甄士隐读书读得一知半解,至少没有好好读《中庸》。《中庸》的“费而隐”是“君子之道”,如果像甄士隐这样靡费而隐居就是“君子之道”,那不如不做君子。

甄士隐是读书人,但他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“学而优则仕”,他读书纯粹是为了追求风雅,“每日只以观花修竹,酌酒吟诗为乐”,像是淡泊名利的隐者。

从甄士隐的姓名,和他的小荣枯,作者在他身上赋予了三重含义,包括提出问题和给出解决办法,都集于甄士隐一身。也就是说,只有读懂了甄士隐,读懂他身上的三重含义,才能读懂全书。

这也是作者的深刻之处:不但现实中的人如贾雨村般真假难辨,就连同一个人都有真假两面,不但外人难以识别,自己也意识不到。

这是作者提出的第二个现实问题:从甄士隐到林如海,再到贾政和贾宝玉父子,都是读死书的代表。世之像这样读死书且以高雅自居者甚多,然而却都无权变能力。即使没有贾雨村这样的虚伪奸恶者存在,这些读死书的,稍遇变故都会如甄士隐一样,成为束手无策的废人。

“神仙一流人品”只是他的表象,其内在真是一个废物。

因此,读懂了甄士隐,便能读懂贾宝玉,他们也是一体两面,是一个形象的两种表现。

这就是作者通过甄士隐而体现的三重含义,既指出现实问题,又提出解决办法:如果每一个读书人都能如舜一样“隐恶而扬善,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”,贾雨村这样虚伪而奸恶的人就无容身之地,整个社会都会形成向上向善的风气,大观园的姑娘们也不会薄命了。

读书,尤其是读小说,我们通常都会认为是虚构的,也就是假的。然而作者告诉我们,贾宝玉的故事确实是假的,但以假写真,甄宝玉的故事是真的。

曾经多次听人提到,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提出了很多现实问题,但遗憾的是,他未能找到解决办法,最终只是以宝玉出家逃避现实而不了了之。

《红楼梦》| 薛宝钗的读书论,把宝玉黛玉林如海贾雨村都骂了

第五十六回,甄府家眷到贾府拜访,提到甄府也有个宝玉,其形貌个性与贾宝玉别无二致。贾宝玉很快就做了一个梦,梦见到了甄府,看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甄宝玉。当他醒来时,袭人提醒他,梦里的形景是“镜子里照的你影儿”。

能力强的人,“学而优则仕”,通过走向政治舞台,治国平天下,用所学的智慧为国富民强作贡献。做地方官则为官一任、富民一方;做朝堂官则出谋划策,提纲挈领。

同时,作者又通过贾雨村这个人物,来体现社会现实中的真假难辨。贾雨村骗过了单纯的甄士隐,骗过了读死书的林如海,骗过了循规蹈矩的贾政,扶摇直上,为祸一方。

从古至今,读书都是国家培养人才的方式,尤其是在古代,只有极少数人拥有读书上学的机会,这些人更应把所学用于社会建设。正如高晓松所说:“大名校生,是国之重器,应该去致力于改造国家。”越是拥有资源多的人,越需要回报社会,否则就是对国家资源的浪费。

这个“锦囊妙计”,其实就藏在第一回,藏在甄士隐身上。

那么,这个甄宝玉又“真”在何处?答案在第十六回,贾琏、王熙凤和赵嬷嬷聊元春省亲,提到“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”,甄家“接驾四次”,这便是直指曹家四次接驾康熙南巡的真事。

“费而隐”,“费”和“隐”是并列关系,无分先后,也不能二选一,而是要兼备。这看起来很矛盾,既要无限大,又要极其微小,怎么可能做到?

漫读经典

然而,“甄士隐”的“士隐”只是他的表字,他的姓名其实是“甄费”:“姓甄,名费,字士隐”。

《中庸》给出了答案:“舜好问而好察迩言,隐恶而扬善,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,其斯以为舜乎!”

能力弱的人,做不到治国平天下,至少可以用所学的知识和技能修身、齐家,给家人安稳和温暖,让家人衣食无忧。

世之君子,莫过于尧舜,尤其是舜,最为被孔子推崇,是当之无愧的君子。舜这样的君子怎样做呢?“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”,知道世界有像宇宙这样无穷大的事物,也有像微生物一样看不见的事物;知道人性有善有恶,知道最坏的人能坏到什么程度,也知道最善的人能善到什么地步。也就是说,“费而隐”指的是通过读书,全面掌握世间事物的性质和规律。这就是“执其两端”,大和小都掌握在手中。掌握之后,“用其中于民”,选择其中最合适的方式来经世济民,因为在“费而隐”的“两端”,还有若干个节点可以拿来灵活运用。

和读书人交往,其实是最费钱的,且不说每次吟诗作赋的笔墨纸砚都花费不少,而且读书人的风雅局经常是伴随着酒肉的。看看大观园的诗社,还只是自己人应景而作,史湘云就为一次做东为难了。

如果像甄士隐和贾宝玉这样,拥有最好的资源,书也读了不少,却不明理、不识人、无立身之本,靡费而隐身于舒适区,就不仅是对资源的浪费,而且是对自己和家人的伤害。

免责声明:文章《《红楼梦》|不懂甄士隐就不懂宝玉,不懂宝玉,也无法读懂红楼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